易碎

就這麼把你捧在掌心

裝作是個一期審

/繁中注意!
/不說你們可能不信,這真的是一期x審神者

清晨方出,雛鳥啁啾不止

眼前眠中人長長的睫毛因你的靠近顫了一下,隨即翻身背去

哎哎,怎麼這樣呢,真是不可愛

位子換到他的面前,有些賭氣的戳了戳那人的臉頰,明明是成年男子肌膚卻嬰孩似Q彈好摸,愛不釋手的你忍不住多摸了兩把

指腹緩緩順移至鼻尖,挺而不塌的特別好看,那裡可是你最喜歡的地方,當然,只是之一

看夠了鼻子,你的食指溜向唇瓣惡作劇一般戳了又戳,凝視著那每次開口都令你心跳不已的薄唇

忽然之間,你感覺到食指被一股溫熱包圍,你抬起了頭,才發現本應熟睡之人早已醒來,燦金色的雙眼交接,眼裡蔓延著笑意

「主殿,早安,不知您一大早看著我是為了什麼?難道我真有這麼好看嗎?」

你趁他開口連忙收回方才被含住的手指,支支吾吾,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

「被看了那麼久…我想收點回報是理所當然的吧?」

彷彿一眨眼間,你原處在的上位被他奪取,雙手被他壓制,甚平的繫帶不知何時鬆開,底下的精緻的上身一覽無遺

不待你反應,你微張的唇被他堵上

【藥審】近侍給審神者的十條短信

如題#
審神者沒有出沒###

1.日安,大將,正值季節交替之際,請務必做好保暖,別著涼了。

2.大將,前些日子您說想吃的金平糖,這兩天我趁著遠征給您帶回來了。糖果雖然好吃,也別吃多了,對牙不好。

3.大將慣用的色筆固定放在櫃子的左上格,不要再忘啦。

4.若半夜處理公文到想睡覺的話就直接就寢吧,在桌子上睡著很容易著涼的。公文不用擔心,我會幫大將處理好的。

5.雖然有些越舉,但偶爾也會希望大將像對兄弟那樣給我摸頭呢。

6.前陣子去現世時給大將夾的布偶貓總覺得有點像我,大將,是我的錯覺嗎?

7.看到大將因為我的料理而露出滿足的笑容,總感覺特別令人欣喜。

8.嘛大將、我經常會想,若我不是名為“藥研藤四郎”的刀劍付喪神,而您也不是審神者,我們是否仍能相遇呢?

9.能夠遇見大將,我想是我、藥研藤四郎最大的榮幸了。

10.大將,我喜歡你。

【藥審】Caught

OOC注意!
第二與第三人稱視角轉換有!

↓↓正文↓↓

「怎麼?想試試嗎?」

你和藥研因事來到現世一趟,事情意外的比預計時間還要早完成,你便帶著藥研來到熟悉而許久未訪的市區悠晃

誰知這一晃就晃進了電子遊樂場,無數的在機台與兌幣機之間來回後,你玩的有點累了,索性拉著藥研的手,在夾娃娃機之間穿梭

看著藥研對夾娃娃機滿是好奇的表情,你莞爾一笑,將一枚硬幣投進機台,在藥研的眼前開始遊戲

對準,夾取。一隻縮在香蕉裡的貓咪玩偶被牢牢地抓住,然而並沒那麼簡單,在移動了幾步後,玩偶便脫離了夾子,回到眾香蕉貓們當中

對此你習以為常,島國夾子的緊度可是能比往往想得到的低,但藥研似乎不太能理解為何
「沒辦法,商人總是要賺的」

你給了藥研幾枚硬幣讓他嘗試,他夾娃娃的情況和你所預計的相同,看著藥研不服氣地樣子,你笑了開懷,索性給了他約莫三十枚的硬幣,讓他自由發揮去了

約定在一小時後見面,你便遛達到其他地方去了

看來幸運女神不站在你這邊,雖說還是有些收穫,但你最想要的、有著紫瞳的黑貓玩偶卻一直無法抓取

「明明是和他長的幾乎一模一樣,卻不能像現實一樣將他到手嗎…」

#

看著審神者對著機台嘆氣,藥研有些好笑的默默走到審神者身邊,放下手裡提著裝有8到10隻獎品的袋子,將硬幣投進機台,沒費多少力氣就將黑貓夾到手

審神者一直到機台動作時專有的音樂響起後才回過神來,從爪子移動開始到玩偶落入洞口後便一直目瞪口呆,藥研笑著將玩偶送到了審神者的懷裡,輕輕地在審神者的耳邊說:

「嘛,大將,我能像抓住娃娃一樣,把你的心緊緊抓牢嗎?」

【鶴一期】渴了

被天氣激到後的產物(x
現pa

因汗而濕掉的淺灰色短衫沾黏在身上,不斷送風的強力電扇也解決不了夏天的悶熱,冷氣在昨晚被發現壞掉這點無疑是熱人的夏天裡最大的折磨

要再去洗澡嗎?一邊拉扯著衣領試圖製造一點涼風,粟田口一期一邊思考著。明明半小時前
他才譴責過同居人打開冰箱門從裡頭嘗試獲取一些涼意是種浪費電的行為,而今自己想沖涼難道就不是種費水的行為嗎?

算了,無妨

一期脫下濕黏的上衣隨手扔進洗衣槽裡,就這麼裸著上半身走進浴室,平坦的腹部上勾勒著不明顯的腹肌線條,將長褲褪下後顯露出的腿細長。他打開蓮蓬頭的開關,特意調過溫度的水冰涼無比,手順著身體盡可能地將冷水送到身體的每個角落,而低溫的水或多或少的將全身的熱氣帶走

不得不說,涼快許多

沖完澡,也不打算多穿著什麼徒增熱度,便隨意的套上了件短褲後走了出來。無事可做的一期翻看著推特上的訊息,眼見沒什麼更新便關上了手機。拿起遙控器毫無目的的轉著電視節目,雖說看著電視卻對電視上的節目毫無任何心思

叮咚

訊息提示音響起,來自鶴丸的短信。

「快到家了ㄟ(ˋ∀ˊ )ㄏ」

見了同居人的通知簡訊,不打算多回什麼,放下手機後便走進了房間。將鶴丸的、上面印有草莓樣式的白T穿上

走出房間後的一期正好迎接上剛進家門的鶴丸,喊著外面好熱的他將便利商店的袋子交給了一期後便鑽進浴室裏

唔,好冰

低頭翻查袋子,裡頭除了冰棒外就沒什麼特別的了,一期從中拿出了一支蘇打味的,其餘的全放冷凍庫裡

拆開包裝,將冰棒送入嘴裡,雖然比較偏好牛奶,不過蘇打冰的味道也挺好的

鶴丸從浴室出來時也裸著上身,在解決了熱氣後有了另一個問題

「好渴。」

「渴了?」

一期咬下一口冰棒,因碰觸低溫而冰冷的唇貼上鶴丸的,順勢將那口冰涼送進鶴丸嘴裡

「失禮了,若還是會感到口渴,我想我這裡能提供的還有很多」

鶴丸吃驚了下,笑著將一期手裡的冰棒接過,咬了一口,仿照著一期剛才所做

冰冷降低了溫度,此時此刻的熱情倒是提升了不少

-fin

話說極化的那些日子

◆腦洞來自一張圖(´・ω・`),內容大概是近期極化刀延遲執行的原因是因為左文字家不放行
◆歐歐吸大概(?
◆一句話鶴一(喂

聽審神者說近來時之政府打算再來一波短刀極化,一期一振雖驚訝但也沒太多表示

至少冷靜下來的速度和第一批極化來比已經算很快了(。

當時審神者在宣讀政府消息時說的簡單扼要得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之類的話題

「近期政府會開放短刀極化修行」

「詳細條件就不多說明了有興趣的等等自行來看」

「然後就是最重要的、本次極化短刀可參行人員——」

一期當時正想著也許會有他的弟弟們、該幫他們做什麼準備呢~之類的想法

笑得跟嫁兒子似的。

簡直是老媽子。(滾

「五虎退、」

「亂藤四郎、」

「厚藤四郎、」

「最後是平野藤四郎。」

「以上,有什麼問題嗎?」

「抱歉、請問只有這些孩子嗎?」

「沒錯,一期殿有什麼問題嗎?」

據光忠的說法,當時的一期雖然笑得和審神者鍛造出三日月似的、但還是有一些些的不同

差別大概就是突然出現在旁邊、成分是一期的一期狀石柱快碎了吧。

在那後來全本丸都在為四短中唯一符合資格的五虎退做行前準備。

而一期自然在幫忙的行列,表面上和平常沒什麼不同的他,實際上也沒什麼不同

只是同隊的螢丸表示和平常出陣時相比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而水藍短髮的弟控付喪神則覺得最近等級蹭得有點快是不是有Bug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很快就到了退出發修行的那一天(欸

所有刀都在本丸門口,一一給退道別

然後退就出發了

在此不得不提隔壁家的審神者,他早上出門前就看到他們在送別了,傍晚回去時還沒送完

這要不是這審太歐要不是刀太話癆

雖然他堅信後者,但現實給他的答案是前者。

隔壁審神者表示累感不愛(。

而告別時的一期,他把能講的、不能講的、有的沒的通通都講了(。

一直到有刀制止、一期才冷靜下來。

順帶一提,讓一期冷♂靜的是鶴丸

在退修行的那幾天,一期皆自告奮勇的擔任近侍,每天都在審神者看完來信之後當寶似的閱讀退的隨筆


退回來的那天,一期一早就待在本丸門口,忠犬一般的守著

一直到接近傍晚,看到了遠方有個高大的、熟悉和陌生參半人影接近本丸,他才安心下來

他知道,他所疼愛的弟弟平安回來了

一期笑著出去迎接,卻突然停了下來

近乎全白的短刀外觀上沒什麼改變,差別最大的莫過於他身邊的老虎了

一期一臉茫逼、看著比退還要高的白老虎

作為一把歷史長久的太刀,什麼是沒看過的?但四天能將幼虎蛻變成成虎,仍嚇了他好大一跳

然而退眼裡的堅定,看得出退在那幾天花了多大的努力讓自己成長

他想通了什麼、他看破了什麼,一期怎麼會知道呢?

他確實知道什麼,卻沒有多問

那很重要麼?

#

順帶一題本丸現在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為大老虎的未來著想了(咦

【雙花】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題目引用五月天《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部分歌詞改編
#短小,又沒啥重點還OOC

其實他從沒想過,如果當初沒有接觸榮耀、沒有去西部荒漠、沒有跟別人幹架、沒有遇到那個名字是什麼花的狂劍士,他的人生會怎麼樣。

其實他也沒想過,如果沒答應和那個名字帶花的狂劍士搭夥、沒有那遍盛開的百花、沒有一起踏上職業舞臺、繁花血景從不曾盛開,他會不會後悔?

幸好,這些都只是「如果」。
那一天,那一刻,那個場景,出現在張佳樂生命的狂劍士,孫哲平。

即使會自嘲幸運E、即使終究不能一同奪冠、即使不能一起在百花有更多回憶……但他遇見孫哲平。
他們各飛,但終究相遇。

而張佳樂敢篤定的是這輩子最幸運的事不過就是遇見了孫哲平。

——每一分,每一秒,故事都充滿了驚奇。

【全員?】20160529叶修生贺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十年来的荣耀一一浮现––与拳皇争夺着冠军;一杆而破的繁花血景;魔术师的魔法与炫纹的光影交加;话痨剑圣的文字泡和他身后的术士;沉默枪王精准......好多好多,有的都沉在记忆底了。



还有那个风雪交加的夜,那间营业着的小网吧、那个位上有人C区47号、从头开始的散人、战斗力爆表的妹子和亲如手足的搭档、流氓小白和默默无名的小透明、话少的拾荒者和曾经风光的术士……他没忘了与他身边伙伴们的邂逅何打拼的过程,也没忘了他们是怎么从挑战赛打到总决赛的。



这怎么能忘呢?



而最后,时间的前进停留再他们夺冠的那一刻;伙伴们欣喜的笑容全在脸上,却在的眨眼的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



和那个不该出现的人。



来人的相貌和苏沐橙有几分相似。

他们本该是同年的,只是,时间留住了其中一个。



『叶修。 』



那人的笑容向四月的阳光一般,依旧温暖。

他走过去,搂住了他。


『沐秋,好久不见。 』

『生日快乐。 』



说出生日快乐的同时,那人的背后出现了小点、他的父母、叶秋、……他长久以来的同伴。



莫名的,他很想笑、却也有点想哭。









他荣耀着他长久以来引以为傲的荣耀,而他们的荣耀……

将永不止息地荣耀着他。


【韩叶/微伞修】花吐

#全职同人
#OOC慎点
#微伞修

连续多天的咳嗽,你开始怀疑是不是抽太多烟导致的。

直到你咳出那片花瓣。

花色鲜红,你不禁想到曾经一杆而破的繁花血景。

「這……」

看来以后连烟都没法抽了。

你曾经听人说过,花吐病是有单恋/暗恋的人时才会得的病。

但你单恋的人不是早不在了吗?

“苏沐秋大大,你可真折腾人啊。”你心想。

你没有昭告全联盟,连苏沐橙也没说。就像你刻意隐藏身份的那七年。

偏偏你告诉了你十年的对手,韩文清。

噢,也不算告诉。因为你是在QQ上和他讲的,顶多算打字吧。

毕竟你现在什么话都不想说了,沉默得有如枪王。

告诉老韩的第二天,他来了。

「真是意外的稀客啊,老韩。」你一如既往的嘲讽着。 「不用打比赛了吗?」

「客场对兴欣。」他面不改色,简洁有力的回答。

「屁。」你吐槽「霸图明明就是客场微草,而且兴欣这周主场蓝雨。」

即使退役了,你还是关注有加。

不管是他们;或是他。

好死不死这个时候给你咳出了花瓣,还带血。

「多久了?」韩文清抓着你的手,一脸严肃的问着。看的你都想上缴钱包了。

「大概……两、三周了吧。」见回避不了问题,你只好照实回答。

「解决办法知道了吗?」他放开了你的手。
「知道了,但可以解决的人已经不在了。」
「为什么?」

「听说只要和单恋或暗恋对象建立感情或者亲吻,就能痊愈这折腾人的花吐病。」你说着网上抄来的句子。
「喔?」

「不过这乱亲可是会传染的,」你一脸无奈「所以老韩,乖乖给哥飞到B市打比赛去呗。」

「不试试看怎知道?」

韩文清说完,冷不防的捉住你,吻了上去。

那一吻仿佛吻了一世纪之久。

「欸我说老韩,乱亲可是会被传染的,哥刚才说话你有没有在听啊?」 你示意的咳了两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咳出。

原来那迷迷糊糊的感觉是喜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韩文清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便任由它恣意生长下去。

韩文清显然在这方面比你清楚多了。

「这样,我还需要解释什么吗?」

「看了是不用了。」你说
「欸老韩,哥打算来个副本,一辈子的,需要你一起组队。怎样?加不?」
「好啊。怎么不要?」

去超市吧!(1)

•此为全职高手、叶蓝的同人文。
•超市梗、会一用再用。
•OOC慎入。
•可以接受的话就下收 √
.
.
.
.
.
.
.
.
.
久久不散的结账人潮。

叶修正仔细端详着放在结账台旁的各式各样的日常用品。

他拿起了里面其中两只盒子,对着在旁边推着满是生活用品的购物车的许博远,一本正经的问:

「蓝河啊,你说螺旋的跟颗粒的哪个好?还是你喜欢草莓味的?」

「我觉得你滚比较好。」

许博远果断了无视来自叶修的发言,效果十分显注。

「啧。」

不见许博远的答应,叶修只好把D开头S结尾、两种不同款的套子偷偷放了进去。

喔对了,他差点忘了那个草莓味的。

可惜草莓味的套子在放进购物车前就被许博远成功的拦截了。

叶修只好一脸可怜的看着许博远,但后者貌似没有因为眼神而软化态度。

……好吧,软化态度什么的许博远是有那么一——点点。

可是那并不足以让那盒草莓味的套子进到购物车里。

「我还是觉得你滚真的会比较好。」

最后许博远没真让叶修滚,因为他需要一个结账付钱兼提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