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風易碎

就這麼把你捧在掌心


-雜項,非純食

【韩叶/微伞修】花吐

#全职同人
#OOC慎点
#微伞修

连续多天的咳嗽,你开始怀疑是不是抽太多烟导致的。

直到你咳出那片花瓣。

花色鲜红,你不禁想到曾经一杆而破的繁花血景。

「這……」

看来以后连烟都没法抽了。

你曾经听人说过,花吐病是有单恋/暗恋的人时才会得的病。

但你单恋的人不是早不在了吗?

“苏沐秋大大,你可真折腾人啊。”你心想。

你没有昭告全联盟,连苏沐橙也没说。就像你刻意隐藏身份的那七年。

偏偏你告诉了你十年的对手,韩文清。

噢,也不算告诉。因为你是在QQ上和他讲的,顶多算打字吧。

毕竟你现在什么话都不想说了,沉默得有如枪王。

告诉老韩的第二天,他来了。

「真是意外的稀客啊,老韩。」你一如既往的嘲讽着。 「不用打比赛了吗?」

「客场对兴欣。」他面不改色,简洁有力的回答。

「屁。」你吐槽「霸图明明就是客场微草,而且兴欣这周主场蓝雨。」

即使退役了,你还是关注有加。

不管是他们;或是他。

好死不死这个时候给你咳出了花瓣,还带血。

「多久了?」韩文清抓着你的手,一脸严肃的问着。看的你都想上缴钱包了。

「大概……两、三周了吧。」见回避不了问题,你只好照实回答。

「解决办法知道了吗?」他放开了你的手。
「知道了,但可以解决的人已经不在了。」
「为什么?」

「听说只要和单恋或暗恋对象建立感情或者亲吻,就能痊愈这折腾人的花吐病。」你说着网上抄来的句子。
「喔?」

「不过这乱亲可是会传染的,」你一脸无奈「所以老韩,乖乖给哥飞到B市打比赛去呗。」

「不试试看怎知道?」

韩文清说完,冷不防的捉住你,吻了上去。

那一吻仿佛吻了一世纪之久。

「欸我说老韩,乱亲可是会被传染的,哥刚才说话你有没有在听啊?」 你示意的咳了两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咳出。

原来那迷迷糊糊的感觉是喜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韩文清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便任由它恣意生长下去。

韩文清显然在这方面比你清楚多了。

「这样,我还需要解释什么吗?」

「看了是不用了。」你说
「欸老韩,哥打算来个副本,一辈子的,需要你一起组队。怎样?加不?」
「好啊。怎么不要?」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