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風易碎

就這麼把你捧在掌心


-雜項,非純食

話說極化的那些日子

◆腦洞來自一張圖(´・ω・`),內容大概是近期極化刀延遲執行的原因是因為左文字家不放行
◆歐歐吸大概(?
◆一句話鶴一(喂

聽審神者說近來時之政府打算再來一波短刀極化,一期一振雖驚訝但也沒太多表示

至少冷靜下來的速度和第一批極化來比已經算很快了(。

當時審神者在宣讀政府消息時說的簡單扼要得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之類的話題

「近期政府會開放短刀極化修行」

「詳細條件就不多說明了有興趣的等等自行來看」

「然後就是最重要的、本次極化短刀可參行人員——」

一期當時正想著也許會有他的弟弟們、該幫他們做什麼準備呢~之類的想法

笑得跟嫁兒子似的。

簡直是老媽子。(滾

「五虎退、」

「亂藤四郎、」

「厚藤四郎、」

「最後是平野藤四郎。」

「以上,有什麼問題嗎?」

「抱歉、請問只有這些孩子嗎?」

「沒錯,一期殿有什麼問題嗎?」

據光忠的說法,當時的一期雖然笑得和審神者鍛造出三日月似的、但還是有一些些的不同

差別大概就是突然出現在旁邊、成分是一期的一期狀石柱快碎了吧。

在那後來全本丸都在為四短中唯一符合資格的五虎退做行前準備。

而一期自然在幫忙的行列,表面上和平常沒什麼不同的他,實際上也沒什麼不同

只是同隊的螢丸表示和平常出陣時相比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而水藍短髮的弟控付喪神則覺得最近等級蹭得有點快是不是有Bug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很快就到了退出發修行的那一天(欸

所有刀都在本丸門口,一一給退道別

然後退就出發了

在此不得不提隔壁家的審神者,他早上出門前就看到他們在送別了,傍晚回去時還沒送完

這要不是這審太歐要不是刀太話癆

雖然他堅信後者,但現實給他的答案是前者。

隔壁審神者表示累感不愛(。

而告別時的一期,他把能講的、不能講的、有的沒的通通都講了(。

一直到有刀制止、一期才冷靜下來。

順帶一提,讓一期冷♂靜的是鶴丸

在退修行的那幾天,一期皆自告奮勇的擔任近侍,每天都在審神者看完來信之後當寶似的閱讀退的隨筆


退回來的那天,一期一早就待在本丸門口,忠犬一般的守著

一直到接近傍晚,看到了遠方有個高大的、熟悉和陌生參半人影接近本丸,他才安心下來

他知道,他所疼愛的弟弟平安回來了

一期笑著出去迎接,卻突然停了下來

近乎全白的短刀外觀上沒什麼改變,差別最大的莫過於他身邊的老虎了

一期一臉茫逼、看著比退還要高的白老虎

作為一把歷史長久的太刀,什麼是沒看過的?但四天能將幼虎蛻變成成虎,仍嚇了他好大一跳

然而退眼裡的堅定,看得出退在那幾天花了多大的努力讓自己成長

他想通了什麼、他看破了什麼,一期怎麼會知道呢?

他確實知道什麼,卻沒有多問

那很重要麼?

#

順帶一題本丸現在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為大老虎的未來著想了(咦

评论

热度(4)